大选2020

新加坡2020年的大选尘埃落定,已经过去一周了。这已经是我在新加坡经历的第三次大选了。第一次经历新加坡大选是2011年,那时我们刚来新加坡,还是外国人身份,没有投票权,纯粹是看客。第二次是2015年,我们刚刚成为公民,第一次可以投票,对大选关注的多了一些。而这第三次,在2020年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举行的大选,感受与前两次有许多不同。

选举的结果,人民行动党的成绩差强人意,虽然当选83席,继续以超过三分之二多数执政,但得票率只有61%多,2015年大幅下降,只比2011年的60%的稍高,也继2011年之后,再丢失一个集选区。更有甚者,在几个大的集选区,行动党都是低空飞过。即使是第四代总理接班人王瑞杰,在东海岸集选区也差点翻车。新加坡最大的反对党工人党,则继续高歌猛进,增加了4名选取议员和一个集选区。也许是人年纪大了难免变的保守,这样的结果对未来新加坡的政治走向,不知是福是祸。

选前,反对党质疑执政党选择在疫情期间举行选举,是想利用危机取得大胜。工人党秘书长更警告大家,反对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我到觉得,也许执政党已预见到疫情会久拖不决,经济形势会继续恶化,大选拖越久,对执政党反而会越不利。因此选择二季度经济数据出炉之前进行大选,虽然结果不如预期,行动党并没有表现的非常失望。

选后的一个热门话题是,新加坡未来是否会走向两党制?看起来这是无法避免的趋势。新加坡的年轻人成长在富足的环境,没经历过贫困与动荡。承平日久,人心思变,行动党的选票基础只会越来越薄弱。这次大选的结果,更是给所有有意从政的人发出了一个信号,如果想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不一定要加入行动党,加入反对党反而说不定是更快速的捷径,就像工人党的Jamus Lim和Raaesah Khan一样。国会多元似乎是民主的进步,但新加坡人同样需要认真思考的是,在国会多元的同时,如何才能避免党派政治的弊端?如何避免整个社会被撕裂分化,变得对立?毕竟无论是老牌的民主国家英国美国,还是华人民主典范的台湾香港,近些年来无不被党派政治和民粹主义所困扰。新加坡有什么理由相信,新加坡的民主在反对党发展壮大之后,不会遇到一样的问题?在这样一个越来越混乱的世界,新加坡又是否经得起党派政治的折腾?

选举结果也再再说明,行动党所依靠的那套以部长坐镇集选区的选举策略,已经失效了。尤其是选前临时空降集选区,即使是王瑞杰,如果不是未来总理人选的身份,恐怕也会落选。反观行动党几个单选区高票当选的议员,陈佩玲2011年初次参选时备受质疑,如今已经两度成功捍卫自己的选区,得票率更达到71.74%的新高。孙雪玲的选区初次划为单选区,她连任之后有居民受访时说,她的选区服务做的好,当选是意料中事。工人党的选区也很牢固。这都说明平时的选区耕耘,比大选时临时抱佛脚,管用的多。

新加坡反对党面面观

最近新加坡国会选举开跑了,忽然之间冒出了许多的反对党。平时新加坡给人一党独大的印象,不知这些反对党的存在,一到国会选举,他们就复活了。想知道新加坡有多少反对党,这里有一个维基页面可以参考。

这些反对党提出各式各样的候选人和五花八门的政见,希望在大选中分一杯羹。最近的报纸电视,社交媒体上充满了关于各政党的候选人们的言论和报道,其中不乏奇葩。

比如有个新成立的政党,叫做国人为先党。这个党的秘书长在2011年的时候,代表过一个什么党选议员,但没选上。紧接着他又出来选总统,还是没选上。这次自己组了这个国人为先党,要竞选两个集选区。这个党的候选人大部分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被记者问起为什么没有年轻候选人时,他们解释说,本来也有年轻人选,但他们的家长反对他们从政。我当时听了觉得惊讶,怎么这个党的年轻党员还不能为自己做决定?那怎么能期望他们为选民代言呢?

这个党的政策说来也到简单,就是给大家发钱。他们有一个所谓的60亿元社会安全网计划,要给大家发钱,增加社会福利,取消消费税。钱从哪里来呢?来自外汇储备,政府投资,和对企业主及富人加税。这个政策看起来很好,可它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如果政府外汇储备减少了,投资损失了,富人和企业主跑了,他们要怎么办呢?就像他们的一个候选人说,如果当选,要让大家的拥车成本降到每个月50到100元,这当然好了,可是他没说,当所有人都开车时,交通会不会堵?停车位够不够?还要不要继续在公共交通上投资?这些基础问题没解决就让所有人都拥车,新加坡只会变成下一个雅加达或吉隆坡罢了。

还有一个叫做革新党的,也很奇葩。这个党笼络了和李显龙打官司的那个博客作者和他的律师,明显是个临时拼凑的草台班子。他们的党主席通知记者说,要看发布会介绍候选人,地点选择熟食中心。可是记者们提前半小时到了,他竟然还没找到可以坐下来开发布会的桌子。记者问他,他说还在找。最后,还是记者们帮他找了个位子,发布会才开得成。他们提交的候选人资料表格竟然有错误,作为对手的PAP提醒他们,他们才发现,否则连参选的资格都有问题。更夸张的是,他们的候选人演讲的时候,一激动口误,竟然要大家把票投给PAP。这样的组织协调能力,让人怎么能相信他们能管理市镇会,怎么放心把票投给他们呢?根本不用看他们的政策主张了。

 

选票

前两星期收到水电费帐单,发现这个月不但一分钱不用交,帐上还多出100多块来。随帐单寄来的信里附了一张说明,原来新加坡政府许诺的增长分红这个月发了,一月份也发了一部分,可能是金额不大,我们并没有注意到。拿着帐单我们当时不由得想,看起来国会选举真的不远了。没过几天果然就宣布了选举日期是5月7号,而昨天就是各个政党的候选人提名日。

我们来新加坡几年,对新加坡的政治及选举其实了解不多。一来我们是外国人,没有投票权。二来像大部分中国人一样,我们也有先入为主的观念,觉得新加坡政府和中国政府差不多,选举只是装装样子而已。直到真真实实的拿到了增长分红,我们才感到了新加坡人手里那张选票的力量。虽然行动党利用政府资源和增长分红这样的小恩小惠来讨好选民,从反对党的角度看也许不公平,但至少选民是受惠的,选民手中的那张选票各政党是在乎的,选民不用太担心自己动不动就“被代表”。

这次的选举据说是新加坡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反对党的候选人很多,行动党几乎在每个选区都有对手。昨天的提名日只有李光耀的丹戎巴戈集选区是无对手当选的。据说目前的新加坡选民中超过50%的人是没有投票经验的,因此有人担心大部分选民可能不知道如何很好的利用自己手中的这样选票,但凡事都有第一次,从以前大部分选区都没有竞争对手到现在几乎人人都需要投票,这是新加坡民主的进步,是好事。反观中国,我们还在“被代表”着,路还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