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2020

新加坡2020年的大选尘埃落定,已经过去一周了。这已经是我在新加坡经历的第三次大选了。第一次经历新加坡大选是2011年,那时我们刚来新加坡,还是外国人身份,没有投票权,纯粹是看客。第二次是2015年,我们刚刚成为公民,第一次可以投票,对大选关注的多了一些。而这第三次,在2020年这样一个特殊的年份举行的大选,感受与前两次有许多不同。

选举的结果,人民行动党的成绩差强人意,虽然当选83席,继续以超过三分之二多数执政,但得票率只有61%多,2015年大幅下降,只比2011年的60%的稍高,也继2011年之后,再丢失一个集选区。更有甚者,在几个大的集选区,行动党都是低空飞过。即使是第四代总理接班人王瑞杰,在东海岸集选区也差点翻车。新加坡最大的反对党工人党,则继续高歌猛进,增加了4名选取议员和一个集选区。也许是人年纪大了难免变的保守,这样的结果对未来新加坡的政治走向,不知是福是祸。

选前,反对党质疑执政党选择在疫情期间举行选举,是想利用危机取得大胜。工人党秘书长更警告大家,反对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我到觉得,也许执政党已预见到疫情会久拖不决,经济形势会继续恶化,大选拖越久,对执政党反而会越不利。因此选择二季度经济数据出炉之前进行大选,虽然结果不如预期,行动党并没有表现的非常失望。

选后的一个热门话题是,新加坡未来是否会走向两党制?看起来这是无法避免的趋势。新加坡的年轻人成长在富足的环境,没经历过贫困与动荡。承平日久,人心思变,行动党的选票基础只会越来越薄弱。这次大选的结果,更是给所有有意从政的人发出了一个信号,如果想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不一定要加入行动党,加入反对党反而说不定是更快速的捷径,就像工人党的Jamus Lim和Raaesah Khan一样。国会多元似乎是民主的进步,但新加坡人同样需要认真思考的是,在国会多元的同时,如何才能避免党派政治的弊端?如何避免整个社会被撕裂分化,变得对立?毕竟无论是老牌的民主国家英国美国,还是华人民主典范的台湾香港,近些年来无不被党派政治和民粹主义所困扰。新加坡有什么理由相信,新加坡的民主在反对党发展壮大之后,不会遇到一样的问题?在这样一个越来越混乱的世界,新加坡又是否经得起党派政治的折腾?

选举结果也再再说明,行动党所依靠的那套以部长坐镇集选区的选举策略,已经失效了。尤其是选前临时空降集选区,即使是王瑞杰,如果不是未来总理人选的身份,恐怕也会落选。反观行动党几个单选区高票当选的议员,陈佩玲2011年初次参选时备受质疑,如今已经两度成功捍卫自己的选区,得票率更达到71.74%的新高。孙雪玲的选区初次划为单选区,她连任之后有居民受访时说,她的选区服务做的好,当选是意料中事。工人党的选区也很牢固。这都说明平时的选区耕耘,比大选时临时抱佛脚,管用的多。

缺货

从农历新年前开始,我就基本在家工作了。原本年初的时候,因为换了工作,不太用出差了,我还打算今年多去公司工作,多用用公司桌上的大曲面屏幕,多和同事约约饭。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COVID-19一来,只能是在家工作,公司基本不去了。

COVID-19看起来一时半会过不去,在家工作还得持续一段日子,我就想着把我桌上这台用了几年的Dell显示器换掉。这台Dell显示器是几年前买的便宜货,虽然是HD的分辨率,但是颜色和亮度都不够,之前买来是为了接Raspberry Pi的,拿来工作不是很爽。我打算把它换成一台4k的显示器。

上网大概研究了一下,发现这台LG的显示器性价比还不错,32寸,4k,基座高度可调节,新币650左右,不算贵,完美符合我的需求。

LG 32UK550

可是我把新加坡的几大电器商店跑了个遍,却发现这个型号统统缺货了。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大家现在都在家办公了,以前没太多人关注的显示器忽然成了抢手货。再加上中国和韩国疫情爆发产业链中断,需求增加供应不足,可不得缺货嘛!不光新加坡,我听澳洲同事说,澳洲的显示器也卖断货了。看来除了口罩卫生纸,显示器大家也抢啊。

谁也不会想到,2020年竟是这样一个开端。去年网上流行这么一句话,“2019年是过去十年中最差的一年,也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这句话看来是要一语成谶了。COVID-19是天灾更是人祸,但即使面对如此的全球危机,大国之间不但没能团结合作,反而是在互相甩锅。政治人物为了选票更是走极端,明目张胆地种族歧视也毫不避讳。全球经济衰退,新一轮金融危机已经在门外了,这世界还会好吗?

新加坡的防疫形式也不容乐观,今天又新增了47起确诊病例。新加坡前一波防住了中国,这一波看来是防不住世界了。

美式意餐

虽然是星期一,晚饭时间林肯中心二楼的鼎泰丰还是有许多人排队,位子难等。这家鼎泰丰开了有10年了吧,印象中我就只在非用餐高峰时间,比如下午三四点钟,在这里吃过东西。从没在中午或晚上的用餐时段,成功等到过位子。今天也不例外。于是我转头去了他家楼下的Maggiano’s Little Italy。

林肯中心的Maggiano’s Little Italy

这是一家美式意大利餐厅,算是Bellevue这里的老字号了。我第一次在这家餐厅吃饭,还是在2011年,也是因为没排到鼎泰丰的位子。那时我在Redmond培训,也是冬天,培训内容繁多还有考试挺累。那时Bellevue的鼎泰丰也才刚开业。好不容易到了周末,想说去鼎泰丰吃顿像样的中餐,可是谁知他家的队伍排满了走廊。我实在没时间排队,于是就发现了Maggiano’s Little Italy。

所谓美式意大利餐,一大特点就是,分量很大。就比如Maggiago’s装pasta的盘子很大,一盘pasta的分量,在意大利怕是要装两盘。这导致的后果就是,一个人去吃的话,没办法多点几样尝尝,一份主菜就吃饱了。

我一直以为Maggiano’s是Bellevue本地的一家餐馆,刚上他们的网站看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它是一间从芝加哥开始的连锁餐厅。只是在华州似乎只有Bellevue这一间店而已。看他的网站介绍,故事平平无奇,连创始人的名字都没有,不免有一些小失望。

手机短信

人在国外的一大困扰,是如何使用中国国内的手机号码,来收取国内的短信。随着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国内的几乎所有服务都可以通过网络来完成,尤其是金融服务和移动支付。但是使用这些服务的前提是,用户需要一个中国国内的手机号码,并且能够随时收到各种服务发出的短信验证码。手机号码还好说,许多人即使出了国,也还是会每个月交月租费,保留自己原来的手机号码。但是如何用这个号码在国外收短信,却是一个问题。

如果在网络上搜索这个问题,会看到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法。有每个月多花点钱,开通短信漫游服务的;有使用联通的沃信,或移动的Jego服务的;还有用Raspberry Pi来硬件hack,将短信转发到邮箱的。可以说海外的华人在这个问题上充分发挥了聪明才智。

我之前一直使用移动的Jego服务,因为我在国内的时候,一直用的是移动的号码。而且联通的沃信很早就不开放新用户注册了,即使我想让国内的朋友帮忙开个联通的号码,也没机会注册沃信。后来随着手机号码的实名制,更不好意麻烦国内的朋友开新号码了。之前Jego的服务一直不错,虽然手机应用界面比较丑,也没什么更新,但短信服务一直还比较稳定。每个月0.99美元月租,也不算贵。所以我一直用着。

可是这个月初,Jego服务突然中断了。账号无法登录,给他们的客服发邮件,也如石沉大海,没有回应。上网查了查,有人说Jego服务没人管了,人员都被调去做无忧行了。也不知真假。直到前两天,Jego的客服忽然回复了我邮件,确认说Jego服务已经停了,他们推出了Jego升级版,Jego trip,也就是无忧行。新版比原来的Jego功能更多,支持“免费接收来电和短信”,他们建议我换无忧行。

注册了无忧行用了两天,这个应用确实可以免费接收来电和短信,但需要开通国际漫游功能。不过还好,移动的号码只是开通国际漫游的话,并不产生任何费用。这岂不是比以前的Jego还好,连每个月0.99美元也省了?应用是针对Android和iOS新写的,也比以前的好用。现在我只希望,这个无忧行的服务能稳定运营下去,不会说关就关了。

马航

最近这半年多,我经常要在新加坡和吉隆坡之间往返。新吉两地之间,每天的往返航班很多,我比较经常坐的是新航,胜安航空,还有马航。尤其是最近这两个月,几乎坐的都是马航。

比较起来,新航执飞的是A320这样的大飞机,票价贵,座位多,但人也多,常常满座。人多上下飞机就麻烦。胜安航空和马航用的则是737这样的单通道小飞机,相对而言即使满座,也没新航的人多。由于新加坡到吉隆坡的航程不到一个小时,机上服务基本谈不上,新航和胜安会发杯饮料,马航则是一杯果汁加一小包花生。这样,马航就显得性价比很高了。因为他家的票价最便宜,常常只有新航票价的三分之一,胜安的六成。即使这样还常常坐不满,三人的座位只坐两人,不像其它两家那么挤。但相比其它两家,马航的一大问题是,他的航班有时会晚点,尤其是从吉隆坡飞往新加坡的航班,晚点的几率挺高的。

马航的票价这么便宜,还坐不满,而另外两家贵很多,却还常常满座,表面看来,是航空公司的声誉对于经营真的很重要。马航自从经历MH370这宗现代航空史上的最大谜案,以及之后MH17被击落的悲剧之后,声誉跌入谷底,似乎一蹶不振了。人们买机票时,出于心理因素,会避免选择马航。虽然之后被国有资金控股,退市重组,又请了老外来当CEO,大规模裁员,但感觉一直没有缓过来,经营没什么起色。

空难事故的影响是一方面,但我想,企业文化和国企的效率不彰,恐怕是经营不善的更大根源。在MH370事件之后上任CEO的Mueller,上任一年就辞职了。他曾形容马航是一艘又许多漏洞的船,离职前也暗示马航的企业文化有问题。比如飞机的经常晚点,也许就反应的马航的管理和纪律问题。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企业的本质问题,马航要想从谷底翻身,恐怕还需要不少时间呢。

坡岛十年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转眼,今年已经是我在新加坡生活的第十个年头了。这是我自离家读书开始,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中,生活最久的一座城市,超过了西安,也超过了上海。十年前踏足狮城时,我从没想过,我们会在新加坡生活这么久。这十年之中,我们经历了生活中的种种高低起伏,新加坡也慢慢变成了我们的家。

记得2008年我们刚来新加坡时,因为生活习惯和语言的关系,闹过不少笑话。有一次我去星巴克,点了一杯咖啡之后,帮我点单的小哥,好心问了一句,要不要加点奶油(cream)在上面。当时因为还不适应新加坡口音,我愣是没听懂cream这个词,于是问了一句“那是什么”(What is it?)。那小哥当时就凌乱了,看着我不知如何解释什么是cream。现在想起来还很好笑。

刚来的时候,每次坐公交车也很紧张,因为新加坡的公交车不报站名。路不熟的话,需要提前查好路线,数好有多少站,然后在车上留意有没有到站。这样紧张兮兮的有时也并不管用,因为如果有车站没人上下车的话,车是不停的。我有一次去客户那里开会就坐错了站,忘记是提前还是推后一站下车,反正赶到会议室时,已经是汗流浃背,狼狈不堪了。

这些生活中的小挑战,在初来乍到的时候有很多,不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就都适应了。大的挑战就要看历史潮流的发展了。我们第一次申请PR,恰好赶上2011年的新加坡大选。在08,09年时,据说PR申请是相对比较容易的。但是到2011年那次大选,移民和人口问题是相当热的议题,人民行动党的得票在那次大选很低。我们的PR申请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拒了,作为中国人,我们第一次感受到了选票的力量。PR申请被拒打乱了我们的很多计划,着实让我们彷徨了一番,幸好半年后的第二次申请被批准了,没有耽误太久。我有同事和朋友,PR申请几次三番得不到批准,最终不得不离开新加坡。

这十年之中,女儿在新加坡出生成长,我们也适应了新加坡人的生活,喜欢上了本地咖啡和榴莲。最近国会在讨论2018年的预算案。希望新加坡政府能继续保持廉洁高效,经济和社会能够继续稳定发展,我们能够继续在此安居乐业。

是为记。

重新起跑

我前天跑去买了块Garmin Forerunner 235,打算重新开始跑步。先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每天坚持跑3公里,跑两个礼拜再说。

说起来,我也算是Garmin Forerunner的老用户了。2009年那会儿,我就买过一块Garmin的表,具体型号记不得了,不过那块表应该没有被我丢掉,而是在某个盒子里吃灰呢。那时候的心率还是靠绑在胸前的ANT+带子,不像235,已经是靠手腕上的心率传感器了。那时候的Garmin Connect也很土,同步数据需要把一个USB接收器插在电脑上。Garmin Connect的功能也不如现在多,我就记得有个统计,和调用Google Maps的轨迹,方便炫耀。相比之下,现在的Forerunner 235和Garmin Connect已经进化太多了。235除了运动功能之外,也能够记录睡眠,体重等等健康相关的数据,能够和智能手机同步,再也不用电脑了。完全就是一块智能手表。Garmin Connect不但能统计,还能分析运动和健康数据,功能比几年前强大多了。

就在我买235那天,传出消息说,Microsoft Band可能要被微软砍掉了。去年我去美国的时候,在微软商店里买了一个一代的Microsoft Band。说实话,不怎么好用。主要是带着不怎么舒服,而且挺丑的,手腕上带这么个玩意出门,总让人觉的挺奇怪的。Microsoft Band的GPS感觉也有点慢,出门去跑步的话,得等几分钟让它找着GPS信号,感觉有点傻。我带了几天就扔那了。当时我就想,微软为什么要把那么多传感器塞在这么个带子里?做成手表不挺好吗?

现在也好,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厂商去做比较好,比如运动手表这类产品,还是让Garmin做好了。唯一可惜的是Microsoft Health和HealthVault服务,没了Microsoft Band,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会用它们来管理自己的运动和健康数据。毕竟,健康管理可是未来的一个大产业,没有数据,微软想要分这个蛋糕的话,就有点难了。

或者微软可以想想,怎么让Garmin的数据,能同步到HealthVault里面?

台湾的美食

在台湾旅行的一大感受是,吃的东西实在太丰富了。街头巷尾随处可见各种小店和摊贩,食物便宜又好吃。走在台北车站的地下街,感受尤其强烈,各种糕点小吃琳琅满目,诱惑的你挪不动步子。

我们在台湾的时候,就曾讨论过,台湾的饮食之所以对我们的胃口,让我们觉得好吃,多半是因为49年后迁台的外省人们,将大陆大江南北的美食统统带到台湾来,并融入到台湾本地的饮食中了。作为对比,在新加坡吃饭也很方便,食阁,咖啡店和熟食中心遍地都是。可是新加坡的中餐比起台湾的来,就少了几分江浙菜的精工细作,豆浆油条大饼包子这样的北方饮食成分就更少了。

端传媒上的这篇文章,讲的是两蒋和台湾饮食的风景。确实,台湾的美食也算是两蒋留给台湾的宝贵遗产了。希望这些不会被台湾,在继续去中国化的过程里,给统统丢掉了。

在台湾一路吃了不少好吃的,小吃,甜点,咖啡这些就不提了,说说我们在台湾吃过的几家馆子。

1.

吃饭食堂的煎猪肝和卤肉饭

吃饭食堂是永康街巷子里的一家小店,味道不错,价钱也便宜,貌似许多台北人也光顾。台北街头有许多这样便宜又好吃的馆子,像是我们住的一家酒店旁边的二马饮食。我们到台北第一晚,到酒店天有点晚了,坐飞机折腾的有点累。我们想着附近随便吃点,就进了二马饮食。店很小人很多,我们点了几样简单的小菜和饭,没想到味道超出我们的预期,一下子提高了我们对台湾美食的期待。

2.

永康牛肉面

永康牛肉面大名在外,不用多说了。牛肉和汤头都不错,只是从陕西人的角度,面普通了点。

3.

高记的生煎包

高记的生煎包是小锅煎的,包子不大,皮薄馅大,味道不错,比小杨生煎精致些。店员介绍,高记在上海也开了分号。我们真的是离开上海很久了。

4.

台铁便当

坐台铁的时候,在车站买好,带到车上吃的。车上也是有卖,但大家怕车上的卖完了,都是先在车站买好。一大块猪排加卤蛋,只要80新台币。

5.

佘家孔雀蛤

淡水的孔雀蛤,攻略上看到的。

6.

度小月的担仔面

度小月也在永康街,台南的担仔面,相对就不如江浙菜细致了。想来也是,担仔面是挑着胆子贩卖的街头食物,自然比不了老蒋和宋美龄的家宴和国宴的讲究。

7.

花莲公正包子

花莲的公正包子,新台币5元一个,50元一笼,非常便宜。这种发面蒸的,北方口味的包子,在新加坡不多见。味道让我想起小学时候,学校旁边的小笼包和蛋花汤。花莲的另一样眷村美食,是扁食,也就是大个馄饨。据说蒋经国当年来花莲,必吃的就是扁食。花莲的包子店不卖扁食,而扁食店就只卖扁食。

HoloLens SDK发布

上个月Build 2016那天,HoloLens开发者版出货了。因为申请只对北美开发者开放,3000美金也太贵,暂时是拿不到这货了。不过今天收到封邮件,是说HoloLens的SDK开放下载了,这货带有一个HoloLens模拟器,可以下载下来,在你的电脑上玩玩。我的感觉是,除了能了解一下HoloLens的开放模型之外,就没什么卵用了。

安装这个SDK和模拟器,需要Visual Studio 2015 Update 2,也是前两天刚出的更新。Windows 10不是必须,但有些工具可能没法在低版本Windows上跑。还有一个Unity HoloLens预览版,可以用Unity来开发。

我打算有空的时候玩玩,看看没有真机,只用模拟器能玩出点什么来不。

新加坡反对党面面观

最近新加坡国会选举开跑了,忽然之间冒出了许多的反对党。平时新加坡给人一党独大的印象,不知这些反对党的存在,一到国会选举,他们就复活了。想知道新加坡有多少反对党,这里有一个维基页面可以参考。

这些反对党提出各式各样的候选人和五花八门的政见,希望在大选中分一杯羹。最近的报纸电视,社交媒体上充满了关于各政党的候选人们的言论和报道,其中不乏奇葩。

比如有个新成立的政党,叫做国人为先党。这个党的秘书长在2011年的时候,代表过一个什么党选议员,但没选上。紧接着他又出来选总统,还是没选上。这次自己组了这个国人为先党,要竞选两个集选区。这个党的候选人大部分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被记者问起为什么没有年轻候选人时,他们解释说,本来也有年轻人选,但他们的家长反对他们从政。我当时听了觉得惊讶,怎么这个党的年轻党员还不能为自己做决定?那怎么能期望他们为选民代言呢?

这个党的政策说来也到简单,就是给大家发钱。他们有一个所谓的60亿元社会安全网计划,要给大家发钱,增加社会福利,取消消费税。钱从哪里来呢?来自外汇储备,政府投资,和对企业主及富人加税。这个政策看起来很好,可它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如果政府外汇储备减少了,投资损失了,富人和企业主跑了,他们要怎么办呢?就像他们的一个候选人说,如果当选,要让大家的拥车成本降到每个月50到100元,这当然好了,可是他没说,当所有人都开车时,交通会不会堵?停车位够不够?还要不要继续在公共交通上投资?这些基础问题没解决就让所有人都拥车,新加坡只会变成下一个雅加达或吉隆坡罢了。

还有一个叫做革新党的,也很奇葩。这个党笼络了和李显龙打官司的那个博客作者和他的律师,明显是个临时拼凑的草台班子。他们的党主席通知记者说,要看发布会介绍候选人,地点选择熟食中心。可是记者们提前半小时到了,他竟然还没找到可以坐下来开发布会的桌子。记者问他,他说还在找。最后,还是记者们帮他找了个位子,发布会才开得成。他们提交的候选人资料表格竟然有错误,作为对手的PAP提醒他们,他们才发现,否则连参选的资格都有问题。更夸张的是,他们的候选人演讲的时候,一激动口误,竟然要大家把票投给PAP。这样的组织协调能力,让人怎么能相信他们能管理市镇会,怎么放心把票投给他们呢?根本不用看他们的政策主张了。